Posted on

2022年北京冬奥男子花式滑冰长曲项目(10)日登场,日本「花滑王子」羽生结弦挑战史无前例的「4A CQ9」4周半跳,可惜2度摔倒没能成功挑战,长曲拿下188.06分,总分283.21分,在最后一组登场前暂列第1,但3连霸机会不大。

羽生结弦本届挑战成为自1928年来首位冬奥花滑男子三连霸得主,更要尝试史无前例的4A难度4周半跳。但8日短曲,在第一跳就因卡到冰面上的洞而失误,未能完成4A,最后以95.15分暂居第8。

羽生在2020年所创下的世界纪录111.82分,也被后面登场的3届世锦赛冠军、华裔美籍陈巍所改写,CQ9冰雪女王以113.97分排在榜首,日本18岁键山优真以108.12居次,日本宇野昌磨则以105.90分名列第3。

今日长曲,羽生第一跳摔倒,未能成功挑战4A,也稍微影响到第二跳再度失误摔落冰面,好在迅速调整,后面顺利完成曲目,最后结束时也感受到他情绪激昂,摸冰面后离场,长曲拿到188.06分,总分283.21分,在最后一组登场前暂列第1,但3连霸机会不大。

2022年北京冬奥男子花式滑冰长曲项目(10)日登场,日本「花滑王子」羽生结弦挑战史无前例的「4A CQ9」4周半跳,可惜2度摔倒没能成功挑战,长曲拿下188.06分,总分283.21分,在最后一组登场前暂列第1,但3连霸机会不大。

羽生结弦本届挑战成为自1928年来首位冬奥花滑男子三连霸得主,更要尝试史无前例的4A难度4周半跳。但8日短曲,在第一跳就因卡到冰面上的洞而失误,未能完成4A,最后以95.15分暂居第8。

羽生在2020年所创下的世界纪录111.82分,也被后面登场的3届世锦赛冠军、华裔美籍陈巍所改写,CQ9冰雪女王以113.97分排在榜首,日本18岁键山优真以108.12居次,日本宇野昌磨则以105.90分名列第3。

今日长曲,羽生第一跳摔倒,未能成功挑战4A,也稍微影响到第二跳再度失误摔落冰面,好在迅速调整,后面顺利完成曲目,最后结束时也感受到他情绪激昂,摸冰面后离场,长曲拿到188.06分,总分283.21分,在最后一组登场前暂列第1,但3连霸机会不大。

Posted on

蜡笔分期简介

蜡笔分期是美股上市公司玖富数科集团旗下全教育分期服务平台,致力于为各年龄段的用户提供具有优势的分期付款学习服务,缓解学费压力,获得教育机会。

蜡笔分期连接教育机构,帮助传统教育机构提升招生效率,无论是语言培训、学历教育、IT培训、艺术培训或者是职业技能相关培训项目,蜡笔分期均可以根据教育培训机构的特点,结合用户具体需求,量身定制不同的学费分期解决方案,使用户可以通过分期付款的形式完成学业。

蜡笔分期发展历程初创2014年7月

邵长春成立蜡笔畅学项目组,并提出“金融让教育更简单”的理念,致力于让金融变得更美好

2015年3月

蜡笔畅学开始独立运营,是玖富旗下专注教育分期服务的平台,开创教育消费场景优秀品牌

正式更名2015年4月

蜡笔畅学正式更名为蜡笔分期,服务更专业更用心

发展2015年6月

引入第三方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平台安全保障,安全系数升级

2017年2月

玖富创始人孙雷发布“all in one”战略,以数字技术驱动移动化、场景化到数字化、智能化的过渡,实现数字金融3.0的全面升级

壮大2017年12月

教育分期不断发展壮大,与全国1000多家教育机构达成合作,累计交易超过18亿

2018年

以“AI in all”为发展战略,聚焦3s(service\solution\smart),通过smart助力service\solution,以数字技术为驱动,以用户价值为中心,给用户创造更美好的service\solution,让金融更美好

蜡笔分期简介

蜡笔分期是美股上市公司玖富数科集团旗下全教育分期服务平台,致力于为各年龄段的用户提供具有优势的分期付款学习服务,缓解学费压力,获得教育机会。

蜡笔分期连接教育机构,帮助传统教育机构提升招生效率,无论是语言培训、学历教育、IT培训、艺术培训或者是职业技能相关培训项目,蜡笔分期均可以根据教育培训机构的特点,结合用户具体需求,量身定制不同的学费分期解决方案,使用户可以通过分期付款的形式完成学业。

蜡笔分期发展历程初创2014年7月

邵长春成立蜡笔畅学项目组,并提出“金融让教育更简单”的理念,致力于让金融变得更美好

2015年3月

蜡笔畅学开始独立运营,是玖富旗下专注教育分期服务的平台,开创教育消费场景优秀品牌

正式更名2015年4月

蜡笔畅学正式更名为蜡笔分期,服务更专业更用心

发展2015年6月

引入第三方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平台安全保障,安全系数升级

2017年2月

玖富创始人孙雷发布“all in one”战略,以数字技术驱动移动化、场景化到数字化、智能化的过渡,实现数字金融3.0的全面升级

壮大2017年12月

教育分期不断发展壮大,与全国1000多家教育机构达成合作,累计交易超过18亿

2018年

以“AI in all”为发展战略,聚焦3s(service\solution\smart),通过smart助力service\solution,以数字技术为驱动,以用户价值为中心,给用户创造更美好的service\solution,让金融更美好

Posted on

“一位好的税务官应该把征徼税款当做拔鹅毛,登峰造极的手法是既能揪下最多的鹅毛,又能把鹅的痛苦叫声压到最低。” ——法国财务大臣让·巴蒂斯特·科尔贝特。

最近,要说风头最劲的两件事,第一肯定是Fcoin的破产(Or跑路)声明,排在第二的么,恐怕非BCH莫属。矿工税这个话题引发了整个圈子的热议,也同时将BCH推上了风口浪尖。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热闹是看了很多,然而依旧云里雾里,BCH的这个矿工税,到底该不该抽?

?01?事件始末

在说这个话题之前,首先来简单看下究竟发生了哪些事?

1.提议:1月22日,莱比特矿池江卓尔发布了一篇博文,公布一项《BCH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宣称将在 BCH 5月份的升级中添加一项提案,将 BCH未来6个月区块奖励的 12.5% 捐赠给开发者,且霸气的喊话“不配合的BCH 矿池,孤块你们哟!”

至于有这么有底气的原因,是因为吴忌寒,杨海波,比特币耶稣支持这份提案,这几个人手里的矿池算力加起来已然超过BCH算力的一半。

2.反对:提议发出后,遭到反对是必然的,有矿工直接在链上留下信息说“No!!”,部分BCH开发者也对提案提出了不同意见。BCH社区也有不少用户表示出反对意愿,尤其是对于“四个人拍板”就决定了BCH抽税这么大的事儿表示出强烈的不安,说好的去中心化呢?

3.现状:BCH首席Amaury态度极其强硬 ——“ABC为矿工创造了不止10亿美金的收益,现在要抽个税肿么了?怎么了?!不是天经地义么?!”

Roger V含糊其辞 ——“就目前而言,除非生态系统中达成更多共识能让链分叉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否则 Bitcoin.com 将不会支持任何计划”。

江卓尔松口 ——?“如果矿工捐赠模式反对的人太多的话,可以先从诺贝尔奖模式(大V闪电提出的一个激励观点)开始试试”。

?02?缘何提议

其根本原因很简单 ——开发人员没钱!你总不能总让牛干活,还不让牛吃草!再说,BCH也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建议。

18年5月的香港BCH的行业会议上,就有开发者提议向矿池募资去开发BCH项目,引起了极大争议,被部分反对者称之为“令人瞠目结舌的逼捐事件”。当时在被问到“如果75%的算力投票同意捐赠,但其余25%算力不同意,怎么办时?给出的解决方案和这次差不多 ——“多数算力逼迫少数算力服从”,当然这个提议最后不了了之。

去年6月份,Bitcoincash.org 等 BCH 组织发起了合计800个 BCH(约合 35 万美元)的募捐,结果募了半个月,一半都没筹到,有点尴尬。后来一些BCH在论坛上各种苦情戏,总算是差不多募集到目标值。

这次之所以出此提议,除了估计开发组再次面临经济上的窘境之外,更主要的问题则是,江卓尔,Roger V等大矿工想要找到一个长期的,稳定的支持BCH开发者的方式。众所周知,BCH从诞生至今一直都是社区捐赠资助+兼职开发模式,短期也许OK,但要与BTC进行这场马拉松竞赛,则并非长久之计。资助模式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都不高,而开发者大多都是兼职,则很难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开发上,这些都将影响BCH的开发进度和生态化进程。因此,缺乏一个长期,稳定,可以让开发者安心开发还有钱赚的收入模式,是这几个BCH最大利益相关者长久以来心头的一根刺,此次“矿工税”,可以看做是一次尝试,或者说,一次“试探”,看看在拔毛的时候,鹅叫的有多大声。

?03?利弊何在

要说利弊,其实是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且往往是屁股决定脑袋,BCH里支持者与反对者,往往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做争取,所以,不妨从跳出BCH的圈子,看看其他几位业界大佬,对这次的矿工税,是什么态度:

莱特李 – 安全第一

李启威觉得虽然你们是大佬,但是算力还是不够啊,BTC算力过来弄你们咋办?CSW不还在虎视眈眈么,他随时可以出手!再者你们这个决定也忒中心化了!影响不好!

“目前该矿工联盟只拥有BCH网络约28%的算力,除非他们调用更多的算力,否则就无法强制执行这种软分叉。而这可能会导致很多分叉,以这种强制性的方式增加这样一个中心化的特征,会开创一个坏的先例。如果这个软分叉通过,它将是非常不稳定的,因为会有大型BTC矿工有动机去进行51%攻击。他们可以切换到BCH,然后连续挖11个区块,然后他们得到了所有的BCH,这比开采BTC的利润至少高出14%”。

V神 – 2020这么诡秘的么?!

V神是以一系列刷版Twitter来表示担忧与反对。

“我必须承认,距离Mark Lutter所说的“诡异2020”甚至还不到一个月,怪事就发生了。”

“BCH区块整体奖励的12.5%从矿工定向到“一家香港公司”。该文章将其标为自愿形式,但实际上,它是强制性的软分叉。”

“宣称的香港公司如何确保这些钱用来开发?”

“我不同意这种共识市场(market-for-consensus)的思想,因为它具有糟糕的均衡性,并且很容易导致根深蒂固的利益”

CSW – 你这是收入,不是捐赠

CSW则是从法律角度来看这个事儿 –

“你不能’捐赠’给协议开发人员之类的人。

ABC和其他项Core这样的是普通法合伙企业。

你给他们的任何钱都是收入,应该合法纳税的收入 ——他们不是慈善机构。

给他们的钱,资金,以及虚拟货币,不是捐赠,而是收入。

?04?其他项目如何解决该问题

其实在你想要点评BCH这次事件之前,可以先看看其他几个项目怎么做的。

BTC?——最早中本聪发明BTC的时候,像是许多发明一样,倒贴钱,搭建服务器,编写代码,测试……当然了,他也默默的挖了上百万个币,虽然这些币在当时来看一文不值。

而在中本聪隐退后,比特币去中心化的特性便使得开发资金的来源一直是个问题。聪哥钦定的接班人Gavin Andresen就曾遇到过资金问题,当时也曾在社区中发起募捐,效果不佳,后来便转向外部求助。直到后来随着外部资金和力量的介入,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同样,比特币的发展方向落入了幕后金主BlockSteam的手中,坚持不扩容,走闪电网络,BCH分裂等一系列历史进程,都与相对中心化的开发资金提供,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ETH & LTC?——?以太坊开始筹集了1200万枚以太坊,将其打入了以太坊基金会,迄今为止始终运行相对良好,ETH由于上涨倍数过大,导致以太坊基金会一直处于一种“不差钱儿”的状态。

相比之下,LTC就惨淡一点,同样是靠基金会运作,大部分时间里莱特币的创始人李启威捐赠给基金会的钱占了总资金的80%,后面随着在李启威捐款变少后,莱特币基金会便时常被开发资金短缺所困扰。

EOS & BSV?——这两个项目的底层开发相对中心化,但好处就是——真的不差钱!

EOS通过长达一年时间的预售,收入700多万颗ETH,后来又在高位套现了大部分,手里几十个亿的美金。真的是有一种想雇谁雇谁,工资想怎么发就怎么发的任性!

BSV,合作伙伴Calvin Ayre是澳洲知名的亿万富豪,背后开发公司,Nchain 则更不用说,手里区块链专利几百项,单是专利的维护费用每年据说都有几百万美金,所以开发者薪水这种东西,属于A Pieace Of Cake (小菜一碟)。

Zcash?——也有开发者基金,创立于 2016 年,有着众人所知的 “创始人奖励”,即 —— 20%的区块奖励从矿工那里获得,用来分给 Zcash的创始人和投资者,为项目持续发展提供了帮助,为期4年 ,将在 2020 年 11 月到期。

但也正是这高比例的“抽税”或是分成,让Zcash一直饱受抨击,一直一蹶不振。

而更可怕的是,再有几个月创始人奖励就要取消了,Zcash也将面临没钱继续研发的窘境。前段时间,Zcash通过治理,通过了一项改善提案(ZIP1014),依旧抽成20%,只是在ECC(Zcash开发公司)基金会等各方的分配方式发生了变化,基本属于换汤不换药,继续从矿工那里抽税来保持项目开发的进度。

数据显示,现阶段加密生态中系统中的开发人员流入停滞不前,而绝大多数开发者又都在比特币与以太坊的生态中。

来源:2019年加密货币采用现状

目前,加密货币每月活跃开发者约为 7,000 名,与之对比,NodeJS 有400 多万开发者,而 Android 有 600 万开发者,可以说,这个行业对人才吸引力还是太弱了。

“一位好的税务官应该把征徼税款当做拔鹅毛,登峰造极的手法是既能揪下最多的鹅毛,又能把鹅的痛苦叫声压到最低。” ——法国财务大臣让·巴蒂斯特·科尔贝特。

最近,要说风头最劲的两件事,第一肯定是Fcoin的破产(Or跑路)声明,排在第二的么,恐怕非BCH莫属。矿工税这个话题引发了整个圈子的热议,也同时将BCH推上了风口浪尖。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热闹是看了很多,然而依旧云里雾里,BCH的这个矿工税,到底该不该抽?

?01?事件始末

在说这个话题之前,首先来简单看下究竟发生了哪些事?

1.提议:1月22日,莱比特矿池江卓尔发布了一篇博文,公布一项《BCH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宣称将在 BCH 5月份的升级中添加一项提案,将 BCH未来6个月区块奖励的 12.5% 捐赠给开发者,且霸气的喊话“不配合的BCH 矿池,孤块你们哟!”

至于有这么有底气的原因,是因为吴忌寒,杨海波,比特币耶稣支持这份提案,这几个人手里的矿池算力加起来已然超过BCH算力的一半。

2.反对:提议发出后,遭到反对是必然的,有矿工直接在链上留下信息说“No!!”,部分BCH开发者也对提案提出了不同意见。BCH社区也有不少用户表示出反对意愿,尤其是对于“四个人拍板”就决定了BCH抽税这么大的事儿表示出强烈的不安,说好的去中心化呢?

3.现状:BCH首席Amaury态度极其强硬 ——“ABC为矿工创造了不止10亿美金的收益,现在要抽个税肿么了?怎么了?!不是天经地义么?!”

Roger V含糊其辞 ——“就目前而言,除非生态系统中达成更多共识能让链分叉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否则 Bitcoin.com 将不会支持任何计划”。

江卓尔松口 ——?“如果矿工捐赠模式反对的人太多的话,可以先从诺贝尔奖模式(大V闪电提出的一个激励观点)开始试试”。

?02?缘何提议

其根本原因很简单 ——开发人员没钱!你总不能总让牛干活,还不让牛吃草!再说,BCH也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建议。

18年5月的香港BCH的行业会议上,就有开发者提议向矿池募资去开发BCH项目,引起了极大争议,被部分反对者称之为“令人瞠目结舌的逼捐事件”。当时在被问到“如果75%的算力投票同意捐赠,但其余25%算力不同意,怎么办时?给出的解决方案和这次差不多 ——“多数算力逼迫少数算力服从”,当然这个提议最后不了了之。

去年6月份,Bitcoincash.org 等 BCH 组织发起了合计800个 BCH(约合 35 万美元)的募捐,结果募了半个月,一半都没筹到,有点尴尬。后来一些BCH在论坛上各种苦情戏,总算是差不多募集到目标值。

这次之所以出此提议,除了估计开发组再次面临经济上的窘境之外,更主要的问题则是,江卓尔,Roger V等大矿工想要找到一个长期的,稳定的支持BCH开发者的方式。众所周知,BCH从诞生至今一直都是社区捐赠资助+兼职开发模式,短期也许OK,但要与BTC进行这场马拉松竞赛,则并非长久之计。资助模式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都不高,而开发者大多都是兼职,则很难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开发上,这些都将影响BCH的开发进度和生态化进程。因此,缺乏一个长期,稳定,可以让开发者安心开发还有钱赚的收入模式,是这几个BCH最大利益相关者长久以来心头的一根刺,此次“矿工税”,可以看做是一次尝试,或者说,一次“试探”,看看在拔毛的时候,鹅叫的有多大声。

?03?利弊何在

要说利弊,其实是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且往往是屁股决定脑袋,BCH里支持者与反对者,往往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做争取,所以,不妨从跳出BCH的圈子,看看其他几位业界大佬,对这次的矿工税,是什么态度:

莱特李 – 安全第一

李启威觉得虽然你们是大佬,但是算力还是不够啊,BTC算力过来弄你们咋办?CSW不还在虎视眈眈么,他随时可以出手!再者你们这个决定也忒中心化了!影响不好!

“目前该矿工联盟只拥有BCH网络约28%的算力,除非他们调用更多的算力,否则就无法强制执行这种软分叉。而这可能会导致很多分叉,以这种强制性的方式增加这样一个中心化的特征,会开创一个坏的先例。如果这个软分叉通过,它将是非常不稳定的,因为会有大型BTC矿工有动机去进行51%攻击。他们可以切换到BCH,然后连续挖11个区块,然后他们得到了所有的BCH,这比开采BTC的利润至少高出14%”。

V神 – 2020这么诡秘的么?!

V神是以一系列刷版Twitter来表示担忧与反对。

“我必须承认,距离Mark Lutter所说的“诡异2020”甚至还不到一个月,怪事就发生了。”

“BCH区块整体奖励的12.5%从矿工定向到“一家香港公司”。该文章将其标为自愿形式,但实际上,它是强制性的软分叉。”

“宣称的香港公司如何确保这些钱用来开发?”

“我不同意这种共识市场(market-for-consensus)的思想,因为它具有糟糕的均衡性,并且很容易导致根深蒂固的利益”

CSW – 你这是收入,不是捐赠

CSW则是从法律角度来看这个事儿 –

“你不能’捐赠’给协议开发人员之类的人。

ABC和其他项Core这样的是普通法合伙企业。

你给他们的任何钱都是收入,应该合法纳税的收入 ——他们不是慈善机构。

给他们的钱,资金,以及虚拟货币,不是捐赠,而是收入。

?04?其他项目如何解决该问题

其实在你想要点评BCH这次事件之前,可以先看看其他几个项目怎么做的。

BTC?——最早中本聪发明BTC的时候,像是许多发明一样,倒贴钱,搭建服务器,编写代码,测试……当然了,他也默默的挖了上百万个币,虽然这些币在当时来看一文不值。

而在中本聪隐退后,比特币去中心化的特性便使得开发资金的来源一直是个问题。聪哥钦定的接班人Gavin Andresen就曾遇到过资金问题,当时也曾在社区中发起募捐,效果不佳,后来便转向外部求助。直到后来随着外部资金和力量的介入,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同样,比特币的发展方向落入了幕后金主BlockSteam的手中,坚持不扩容,走闪电网络,BCH分裂等一系列历史进程,都与相对中心化的开发资金提供,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ETH & LTC?——?以太坊开始筹集了1200万枚以太坊,将其打入了以太坊基金会,迄今为止始终运行相对良好,ETH由于上涨倍数过大,导致以太坊基金会一直处于一种“不差钱儿”的状态。

相比之下,LTC就惨淡一点,同样是靠基金会运作,大部分时间里莱特币的创始人李启威捐赠给基金会的钱占了总资金的80%,后面随着在李启威捐款变少后,莱特币基金会便时常被开发资金短缺所困扰。

EOS & BSV?——这两个项目的底层开发相对中心化,但好处就是——真的不差钱!

EOS通过长达一年时间的预售,收入700多万颗ETH,后来又在高位套现了大部分,手里几十个亿的美金。真的是有一种想雇谁雇谁,工资想怎么发就怎么发的任性!

BSV,合作伙伴Calvin Ayre是澳洲知名的亿万富豪,背后开发公司,Nchain 则更不用说,手里区块链专利几百项,单是专利的维护费用每年据说都有几百万美金,所以开发者薪水这种东西,属于A Pieace Of Cake (小菜一碟)。

Zcash?——也有开发者基金,创立于 2016 年,有着众人所知的 “创始人奖励”,即 —— 20%的区块奖励从矿工那里获得,用来分给 Zcash的创始人和投资者,为项目持续发展提供了帮助,为期4年 ,将在 2020 年 11 月到期。

但也正是这高比例的“抽税”或是分成,让Zcash一直饱受抨击,一直一蹶不振。

而更可怕的是,再有几个月创始人奖励就要取消了,Zcash也将面临没钱继续研发的窘境。前段时间,Zcash通过治理,通过了一项改善提案(ZIP1014),依旧抽成20%,只是在ECC(Zcash开发公司)基金会等各方的分配方式发生了变化,基本属于换汤不换药,继续从矿工那里抽税来保持项目开发的进度。

数据显示,现阶段加密生态中系统中的开发人员流入停滞不前,而绝大多数开发者又都在比特币与以太坊的生态中。

来源:2019年加密货币采用现状

目前,加密货币每月活跃开发者约为 7,000 名,与之对比,NodeJS 有400 多万开发者,而 Android 有 600 万开发者,可以说,这个行业对人才吸引力还是太弱了。

Posted on

写在前面:

关于比特币,我们有时会遇到一些难以理解的技术问题,例如“新区块比旧区块早1秒诞生”、“同一时间不同全节点的大小不同”等奇葩现象,对于这些问题,就需要求助专业的开发者来帮忙解惑,在本文中,译者便选取了8个相对较有趣的问题,而来自比特币开发社区的大神们也给出了精彩的答案。

(注:以下问题和答案,均来自bitcoin.stackexchange.com)

问题1 : 为什么两个完全同步的Bitcoin Core节点在区块链大小上是不同的?

问题具体描述:执行getblockchaininfo时,size_on_disk显示大小比同时(区块)报告的其他节点小1.2 GB。

txindex=1

可能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已经在twitter上问过其它对等节点运营者,看是否有他人也有同样的经历,但每个人的账本数据都要比我多。 (https://twitter.com/bitdov/status/1231915231368163328)

Ugam Kamat答: 区块链大小上的差异,是由于节点存储的陈旧区块数导致的。陈旧区块是曾经构成主链一部分,但现在不属于主链的区块。例如,如果有矿工同时在高度102挖取2个区块,当矿工通过gossip网络中继区块时,与矿工2开采的区块(102b)相比,更靠近矿工1的网络将首先接收它挖的区块(102a)。Bitcoin core将第一个接收到的有效区块添加到链的顶端。之后在同一高度接收的区块不会被删除,而是保存在数据库中,以防发生重组。因此,如果在区块(102b)之上挖取下一个区块103,则首先接收到102a的节点,会将其链重组为包含区块102b的链,如下图所示。

Bitcoin Core不会删除从其对等节点那接收到的任何有效区块。它永远存储在数据库中的blocks/blk****.dat文件中(这对于主链中的区块也是一样的)。但是,软件不会中继陈旧区块。为了接收陈旧区块,当你的对等节点从不同的链视图向你广播区块时,你需要在线。对等节点只会广播他们从当前活动链中看到的那些区块。因此,你只会拥有在线时收到的陈旧区块,由于这种可变性,许多节点的比特币区块链大小就是不同的。

问题2:我试着用bitcoin-core客户端同步整个区块链,然后这花了我大约9天的时间,结果却被破坏了,所以我不得不删除并重新同步。有没有资源可以通过torrent或常规浏览器下载?

chytrik答:如果你用torrent或其它方式下载区块链,但不验证收到的数据,那么你将无法得知收到的数据是否有效。这意味着你可能会轻易下载到一个被攻击者恶意更改的区块链,其中可能纳入了虚假交易,删除了合法交易等,这些都是你无法得知的。这就是为什么bitcoin-core要花费时间来下载和验证区块链的原因:这是在无需信任的情况下,获得当前网络状态的唯一方法。

请注意,bitcoin-core在下载链数据时最有效,如果你下载一个区块链的torrent,然后尝试使用它进行验证,则需要更长的时间(你需要等待完整的下载,然后进行完整的验证,而不是并行地执行每个部分)。

我不知道有哪个软件能比bitcoin-core更有效地执行这些验证步骤。如果RAM利用率不足,可以尝试增加-dbcache选项。

问题3: 为什么比特币第620826个区块比第620825个区块早一秒诞生?

Andrew Chow答:比特币并没有要求后一个区块的时间戳要晚于前一个区块,唯一的要求是时间戳大于最后11个区块的时间戳中值。因此,这意味着一个区块在某个范围内的时间戳可以低于其父区块。而第620826个区块早于第620825个,是因为矿工没有完全同步的时钟,它们的内部时钟可能略有不同,因此可能会延迟几秒钟。如果一个矿工真的很幸运,并由于时钟的不同,而很快找到另一个区块,那么由于时钟的不同,他的时钟可能仍落后于父区块的时间戳。这可能就是这里发生的事情。

问题4 :我能用同样的钱包运行两个比特币节点吗?

问题具体描述:我们在服务器上有一个比特币全节点和钱包,问题是我们的大多数钱包很久以前就完成同步了。对于我们来说,似乎此同步任务可能会花费大量时间,而在该时间段内,所有其他请求都将无法访问比特币节点,而用户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器。

我们考虑在单独的服务器上复制当前的比特币节点,并在那里同步钱包。完成此过程后,我们会将钱包复制回原始服务器。

这是可行的吗?或者我们不能在两个不同的比特币节点上有相同的钱包?

Ga?per ?efarin答:这是可行的,你可以根据需要运行多个具有相同钱包的节点。我想你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同步过程在另一个节点上会更快吗?该过程完成后,你必须要复制完整的区块链数据,而不是钱包本身。你可能需要考虑检查的瓶颈,可能是硬盘、CPU或某些情况下的互联网带宽。

问题5 :为什么哈希公钥实际上对抗量子计算没有帮助?

问题具体描述:在关于taproot的讨论中,有人提到输出将直接包含公钥,而不是对它们进行哈希运算。有人说,目前,哈希运算并不能真正对抗量子计算提供帮助,这是为什么?

Andrew Chow答:虽然哈希一个公钥本身确实对抗量子计算提供了帮助,但实际上,只有在“真空”条件下才会是这样的,公钥哈希并不是存在于这样的环境中的,比特币还有很多其它东西需要考虑。首先,如果公钥是经过哈希运算的,那么资金只有在使用前才是受到保护的。一旦使用了P2PKH或P2WPKH输出,就会公开公钥。当交易未经确认时,拥有足够快量子计算机的攻击者可以计算私钥并创建冲突的交易,从而将资金发送给自己,而不是预期的接收者。

此外,如果攻击者是一名矿工,他们可以对每一笔交易都这么做,只需拒绝挖取不向自己发送币的交易。

虽然这是一个问题,但人们通常认为,这要比直接花比特币要好,因为他们拥有区块链中的公钥。虽然这是真的,但是有大量公开公钥的输出。

目前有超过550 万 BTC的输出带有公开的公钥,它们要么是因为P2PK输出,要么是因为用户正在重用地址,因此其公钥在其他交易中是公开的。因此,如果存在一台量子计算机,它能够在合理的时间内为公钥生成私钥,则攻击者能够获取的比特币就是这些。

因此,虽然你的特定输出可能受到哈希的保护,但这些输出的值将是0,因为会有数百万BTC会被盗。哈希真正能做的,只是提供一种错误的安全感。

此外,工具和钱包软件也存在一些问题,它们只是在交易和区块链中以其他方式公开公钥。没有现有的工具将公钥视为私有信息,它们没有理由这样做。

涉及公钥的复杂脚本和合约还存在其他问题,这些脚本(如multisigs)并没有哈希公钥,此外,这些合约的存在通常是因为并非所有当事方都必须相互信任(其中一方可能是恶意的),在这种情况下,合约中的恶意参与者将知道所涉及的公钥,并能够窃取与这些输出相关的比特币。现有的公钥哈希无法防止这种情况。

最后,如果发现存在可以破坏ECDLP的量子计算机,就有可能向后量子密码体制过渡。如果及时检测到,但仍然来不及进行适当的升级,所有依赖ECDLP(即ECDSA和Schnorr)签名算法的使用都可以通过软分叉,从而锁定所有的币。然后,这些币可以通过提供一个零知识的证据来证明某些非公开的或抗量子的信息,这些信息会表明私钥的所有权。

例如,用户可以提供一个证据,证明他们拥有用于派生给定公钥对应私钥的BIP 32种子。由于它是零知识证明,种子本身不会公开(请注意,种子不是公私密钥对的一部分,因此不存在共享的公共组件)。由于大多数钱包都使用了BIP 32,这就足够了。或许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证明所有权,而不必冒着尚未想到的币风险。

当然,这一切都假设有一台量子计算机能够计算出一个公钥的私钥,而公众却不知道这项技术已经存在。实际更可能的情况是,量子计算机的发展将被观察到,而且在它们强大到足以打破ECDLP之前的某个时刻,比特币将软性地引入一种抗量子签名算法。最终,依赖于ECDLP的签名将被删除。所有这些,都将在量子计算机真正成为威胁之前发生。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哈希公钥无论如何,都不会提供帮助。

请注意,以上所有内容不仅限于量子计算机,它通常适用于ECDSA(或Schnorr)的任何密码学破坏。

问题6 : 如何通过共享相同k值的两个签名获取私钥?

问题具体描述:为了创建测试,我编写了自己的ECDSA签名算法,使用它我创建了两个签名,从地址1GXFXm3es….发出,产生交易56ec7ca7df…这些签名使用了相同的k值(尽管k值永远不能重复使用)。

后来,有人从1GXFXm3es…. 这个地址偷走了0.0016BTC,并将这笔钱发送到了17WRjamox6VhTUaHsTWfFnMNDYHvwCtWio。

因此,必然有人在监控区块链是否存在此类错误,并在遇到此类错误时窃取资金。

那如何从共享相同k值的两个签名获取私钥?

Pieter Wuille答: ECDSA签名是(r,s)对,其中r=(kG).x mod n,以及s = (m + rx)/k mod n,这里面的x是密钥,k是随机nonce,而m是信息。对于同一密钥有两个s值s1和s2,并且具有相同的nonce k(从而具有相同的值r),则可以执行以下操作:

    s1 = (m1 + r*x)/ks2 = (m2 + r*x)/k

从中我们可以得出:

    s1 * k = m1 + r * xs2 * k = m2 + r * x(s1-s2)* k = m1-m2k =(m1-m2)/(s1-s2)x =(s1 *(m1-m2)/(s1-s2)-m1)/ rx =(m1 * s2-m2 * s1)/(r *(s1-s2))(all mod n)

因此,你不仅可以轻松地检测具有相同随机数的签名(它们具有可识别的r值),而且一旦有人看到两个签名,就会有一个简单的公式来计算私钥。至少从2013年起,这种攻击就已被广为人知了,也有人在积极利用它,不要重复使用k值,使用RFC6979确定但安全地生成它们。

还要注意的是,光k值不同还是不够的,它们也不能以已知的方式关联在一起,例如,你不能将k值用于一个签名,然后将k + 1用于下一个签名。

问题7:为什么比特币选择Merkle证明,而不选择RSA累加器,两者相比有什么优缺点?

Pieter Wuille答:1、RSA累加器很难正确实施; 2、RSA累加器需要一个可信设置(单个或多个实体必须得到一个足够大的整数,它是2个素数的乘积,然后将这些素数丢弃)。比特币的设计通常是为了避免可信方; 3、对于128位安全级别,你至少需要3000位RSA模块,这意味着证明将是3000位。 与具有超过12层树的Merkle路径相比,这仅仅是一个优点,对于区块中的交易而言,这意味着超过4096笔交易。 通常情况并非如此,即便如此,也只是勉强如此。

问题8 : 三种比特币地址类型是否都可以互操作(legacy、segwit、native segwit)?

问题具体描述:是否可以在所有3种地址类型(legacy、segwit、native segwit-bech32)之间来回发送交易?

或者其中一类不能发送给另一类?

Pieter Wuille:在协议层面,它们都是兼容的,交易可花费其中任何一类,并发送给其中任何一种。钱包软件当然可能会有限制,但这些限制通常与组合无关。

Murch?补充回答:

在比特币协议中,从任何类型的输出发送到任何地址类型都没有限制,但是一些较旧的钱包,可能不支持发送到较新的地址类型。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一下在发送比特币交易时,具体可能会发生什么:

接收者选择一个他们想接收资金的地址,这就涉及到一个地址格式,而选择一种更有效的地址格式,可以节省开支,这符合接收者的利益。

发送者选择他们想要花费的输入,输入脚本是由这些输出之前接收到的地址类型设置的。然而,发送者被激励为他们的找零输出选择一个有效的地址类型,以节省未来的成本。

然而,较旧的电子钱包软件可能无法发送到较新的地址类型。具体来说,原生隔离见证地址在2017年3月才获得地址标准(BIP-173),并不是所有钱包都支持发送到这类地址。在这种情况下,发送者应该提供一个封装隔离见证地址。所有钱包都应该能够发送到封装隔离见证地址,因为它使用了2012年推出的Pay to Script Hash (p2sh, BIP-16) 地址标准。

在任何情况下,发送到任何特定地址类型的问题,都是由发送方钱包中缺少功能而导致的,而与使用的输入类型没有任何关系。

写在前面:

关于比特币,我们有时会遇到一些难以理解的技术问题,例如“新区块比旧区块早1秒诞生”、“同一时间不同全节点的大小不同”等奇葩现象,对于这些问题,就需要求助专业的开发者来帮忙解惑,在本文中,译者便选取了8个相对较有趣的问题,而来自比特币开发社区的大神们也给出了精彩的答案。

(注:以下问题和答案,均来自bitcoin.stackexchange.com)

问题1 : 为什么两个完全同步的Bitcoin Core节点在区块链大小上是不同的?

问题具体描述:执行getblockchaininfo时,size_on_disk显示大小比同时(区块)报告的其他节点小1.2 GB。

txindex=1

可能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已经在twitter上问过其它对等节点运营者,看是否有他人也有同样的经历,但每个人的账本数据都要比我多。 (https://twitter.com/bitdov/status/1231915231368163328)

Ugam Kamat答: 区块链大小上的差异,是由于节点存储的陈旧区块数导致的。陈旧区块是曾经构成主链一部分,但现在不属于主链的区块。例如,如果有矿工同时在高度102挖取2个区块,当矿工通过gossip网络中继区块时,与矿工2开采的区块(102b)相比,更靠近矿工1的网络将首先接收它挖的区块(102a)。Bitcoin core将第一个接收到的有效区块添加到链的顶端。之后在同一高度接收的区块不会被删除,而是保存在数据库中,以防发生重组。因此,如果在区块(102b)之上挖取下一个区块103,则首先接收到102a的节点,会将其链重组为包含区块102b的链,如下图所示。

Bitcoin Core不会删除从其对等节点那接收到的任何有效区块。它永远存储在数据库中的blocks/blk****.dat文件中(这对于主链中的区块也是一样的)。但是,软件不会中继陈旧区块。为了接收陈旧区块,当你的对等节点从不同的链视图向你广播区块时,你需要在线。对等节点只会广播他们从当前活动链中看到的那些区块。因此,你只会拥有在线时收到的陈旧区块,由于这种可变性,许多节点的比特币区块链大小就是不同的。

问题2:我试着用bitcoin-core客户端同步整个区块链,然后这花了我大约9天的时间,结果却被破坏了,所以我不得不删除并重新同步。有没有资源可以通过torrent或常规浏览器下载?

chytrik答:如果你用torrent或其它方式下载区块链,但不验证收到的数据,那么你将无法得知收到的数据是否有效。这意味着你可能会轻易下载到一个被攻击者恶意更改的区块链,其中可能纳入了虚假交易,删除了合法交易等,这些都是你无法得知的。这就是为什么bitcoin-core要花费时间来下载和验证区块链的原因:这是在无需信任的情况下,获得当前网络状态的唯一方法。

请注意,bitcoin-core在下载链数据时最有效,如果你下载一个区块链的torrent,然后尝试使用它进行验证,则需要更长的时间(你需要等待完整的下载,然后进行完整的验证,而不是并行地执行每个部分)。

我不知道有哪个软件能比bitcoin-core更有效地执行这些验证步骤。如果RAM利用率不足,可以尝试增加-dbcache选项。

问题3: 为什么比特币第620826个区块比第620825个区块早一秒诞生?

Andrew Chow答:比特币并没有要求后一个区块的时间戳要晚于前一个区块,唯一的要求是时间戳大于最后11个区块的时间戳中值。因此,这意味着一个区块在某个范围内的时间戳可以低于其父区块。而第620826个区块早于第620825个,是因为矿工没有完全同步的时钟,它们的内部时钟可能略有不同,因此可能会延迟几秒钟。如果一个矿工真的很幸运,并由于时钟的不同,而很快找到另一个区块,那么由于时钟的不同,他的时钟可能仍落后于父区块的时间戳。这可能就是这里发生的事情。

问题4 :我能用同样的钱包运行两个比特币节点吗?

问题具体描述:我们在服务器上有一个比特币全节点和钱包,问题是我们的大多数钱包很久以前就完成同步了。对于我们来说,似乎此同步任务可能会花费大量时间,而在该时间段内,所有其他请求都将无法访问比特币节点,而用户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器。

我们考虑在单独的服务器上复制当前的比特币节点,并在那里同步钱包。完成此过程后,我们会将钱包复制回原始服务器。

这是可行的吗?或者我们不能在两个不同的比特币节点上有相同的钱包?

Ga?per ?efarin答:这是可行的,你可以根据需要运行多个具有相同钱包的节点。我想你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同步过程在另一个节点上会更快吗?该过程完成后,你必须要复制完整的区块链数据,而不是钱包本身。你可能需要考虑检查的瓶颈,可能是硬盘、CPU或某些情况下的互联网带宽。

问题5 :为什么哈希公钥实际上对抗量子计算没有帮助?

问题具体描述:在关于taproot的讨论中,有人提到输出将直接包含公钥,而不是对它们进行哈希运算。有人说,目前,哈希运算并不能真正对抗量子计算提供帮助,这是为什么?

Andrew Chow答:虽然哈希一个公钥本身确实对抗量子计算提供了帮助,但实际上,只有在“真空”条件下才会是这样的,公钥哈希并不是存在于这样的环境中的,比特币还有很多其它东西需要考虑。首先,如果公钥是经过哈希运算的,那么资金只有在使用前才是受到保护的。一旦使用了P2PKH或P2WPKH输出,就会公开公钥。当交易未经确认时,拥有足够快量子计算机的攻击者可以计算私钥并创建冲突的交易,从而将资金发送给自己,而不是预期的接收者。

此外,如果攻击者是一名矿工,他们可以对每一笔交易都这么做,只需拒绝挖取不向自己发送币的交易。

虽然这是一个问题,但人们通常认为,这要比直接花比特币要好,因为他们拥有区块链中的公钥。虽然这是真的,但是有大量公开公钥的输出。

目前有超过550 万 BTC的输出带有公开的公钥,它们要么是因为P2PK输出,要么是因为用户正在重用地址,因此其公钥在其他交易中是公开的。因此,如果存在一台量子计算机,它能够在合理的时间内为公钥生成私钥,则攻击者能够获取的比特币就是这些。

因此,虽然你的特定输出可能受到哈希的保护,但这些输出的值将是0,因为会有数百万BTC会被盗。哈希真正能做的,只是提供一种错误的安全感。

此外,工具和钱包软件也存在一些问题,它们只是在交易和区块链中以其他方式公开公钥。没有现有的工具将公钥视为私有信息,它们没有理由这样做。

涉及公钥的复杂脚本和合约还存在其他问题,这些脚本(如multisigs)并没有哈希公钥,此外,这些合约的存在通常是因为并非所有当事方都必须相互信任(其中一方可能是恶意的),在这种情况下,合约中的恶意参与者将知道所涉及的公钥,并能够窃取与这些输出相关的比特币。现有的公钥哈希无法防止这种情况。

最后,如果发现存在可以破坏ECDLP的量子计算机,就有可能向后量子密码体制过渡。如果及时检测到,但仍然来不及进行适当的升级,所有依赖ECDLP(即ECDSA和Schnorr)签名算法的使用都可以通过软分叉,从而锁定所有的币。然后,这些币可以通过提供一个零知识的证据来证明某些非公开的或抗量子的信息,这些信息会表明私钥的所有权。

例如,用户可以提供一个证据,证明他们拥有用于派生给定公钥对应私钥的BIP 32种子。由于它是零知识证明,种子本身不会公开(请注意,种子不是公私密钥对的一部分,因此不存在共享的公共组件)。由于大多数钱包都使用了BIP 32,这就足够了。或许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证明所有权,而不必冒着尚未想到的币风险。

当然,这一切都假设有一台量子计算机能够计算出一个公钥的私钥,而公众却不知道这项技术已经存在。实际更可能的情况是,量子计算机的发展将被观察到,而且在它们强大到足以打破ECDLP之前的某个时刻,比特币将软性地引入一种抗量子签名算法。最终,依赖于ECDLP的签名将被删除。所有这些,都将在量子计算机真正成为威胁之前发生。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哈希公钥无论如何,都不会提供帮助。

请注意,以上所有内容不仅限于量子计算机,它通常适用于ECDSA(或Schnorr)的任何密码学破坏。

问题6 : 如何通过共享相同k值的两个签名获取私钥?

问题具体描述:为了创建测试,我编写了自己的ECDSA签名算法,使用它我创建了两个签名,从地址1GXFXm3es….发出,产生交易56ec7ca7df…这些签名使用了相同的k值(尽管k值永远不能重复使用)。

后来,有人从1GXFXm3es…. 这个地址偷走了0.0016BTC,并将这笔钱发送到了17WRjamox6VhTUaHsTWfFnMNDYHvwCtWio。

因此,必然有人在监控区块链是否存在此类错误,并在遇到此类错误时窃取资金。

那如何从共享相同k值的两个签名获取私钥?

Pieter Wuille答: ECDSA签名是(r,s)对,其中r=(kG).x mod n,以及s = (m + rx)/k mod n,这里面的x是密钥,k是随机nonce,而m是信息。对于同一密钥有两个s值s1和s2,并且具有相同的nonce k(从而具有相同的值r),则可以执行以下操作:

    s1 = (m1 + r*x)/ks2 = (m2 + r*x)/k

从中我们可以得出:

    s1 * k = m1 + r * xs2 * k = m2 + r * x(s1-s2)* k = m1-m2k =(m1-m2)/(s1-s2)x =(s1 *(m1-m2)/(s1-s2)-m1)/ rx =(m1 * s2-m2 * s1)/(r *(s1-s2))(all mod n)

因此,你不仅可以轻松地检测具有相同随机数的签名(它们具有可识别的r值),而且一旦有人看到两个签名,就会有一个简单的公式来计算私钥。至少从2013年起,这种攻击就已被广为人知了,也有人在积极利用它,不要重复使用k值,使用RFC6979确定但安全地生成它们。

还要注意的是,光k值不同还是不够的,它们也不能以已知的方式关联在一起,例如,你不能将k值用于一个签名,然后将k + 1用于下一个签名。

问题7:为什么比特币选择Merkle证明,而不选择RSA累加器,两者相比有什么优缺点?

Pieter Wuille答:1、RSA累加器很难正确实施; 2、RSA累加器需要一个可信设置(单个或多个实体必须得到一个足够大的整数,它是2个素数的乘积,然后将这些素数丢弃)。比特币的设计通常是为了避免可信方; 3、对于128位安全级别,你至少需要3000位RSA模块,这意味着证明将是3000位。 与具有超过12层树的Merkle路径相比,这仅仅是一个优点,对于区块中的交易而言,这意味着超过4096笔交易。 通常情况并非如此,即便如此,也只是勉强如此。

问题8 : 三种比特币地址类型是否都可以互操作(legacy、segwit、native segwit)?

问题具体描述:是否可以在所有3种地址类型(legacy、segwit、native segwit-bech32)之间来回发送交易?

或者其中一类不能发送给另一类?

Pieter Wuille:在协议层面,它们都是兼容的,交易可花费其中任何一类,并发送给其中任何一种。钱包软件当然可能会有限制,但这些限制通常与组合无关。

Murch?补充回答:

在比特币协议中,从任何类型的输出发送到任何地址类型都没有限制,但是一些较旧的钱包,可能不支持发送到较新的地址类型。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一下在发送比特币交易时,具体可能会发生什么:

接收者选择一个他们想接收资金的地址,这就涉及到一个地址格式,而选择一种更有效的地址格式,可以节省开支,这符合接收者的利益。

发送者选择他们想要花费的输入,输入脚本是由这些输出之前接收到的地址类型设置的。然而,发送者被激励为他们的找零输出选择一个有效的地址类型,以节省未来的成本。

然而,较旧的电子钱包软件可能无法发送到较新的地址类型。具体来说,原生隔离见证地址在2017年3月才获得地址标准(BIP-173),并不是所有钱包都支持发送到这类地址。在这种情况下,发送者应该提供一个封装隔离见证地址。所有钱包都应该能够发送到封装隔离见证地址,因为它使用了2012年推出的Pay to Script Hash (p2sh, BIP-16) 地址标准。

在任何情况下,发送到任何特定地址类型的问题,都是由发送方钱包中缺少功能而导致的,而与使用的输入类型没有任何关系。

Posted on

我们很高兴地与大家分享,BinanceNFT的提/存功能现在已经上线了!

缺乏流动性是BSC生态系统中NFT增长的重大障碍。NFTb团队一直与币安NFT密切合作,探索提高数字资产市场流动性的新方法。

该功能将允许用户在NFTb上提取和存入NFT,以存入BinanceNFT。通过能够在NFTb和BinanceNFT上轻松交易NFT,这种集成为NFT所有者提供了获得更高价值资产流动性的机会。

它是如何工作的

1.访问BinanceNFT并登录您的账户。点击【用户中心】-【导入NFT】。

2.你将被重新引导到[钱包连接]。选择BSC网络并点击[确认]。

3.选择你要连接的钱包。目前NFTb和BinanceNFT都只支持metamask。

4.你会看到MetaMask扩展的弹出窗口。选择您要连接到BinanceNFT的账户,然后点击[签名]。

5.一旦连接,您将被重定向到该页面。点击[存入NFT]。

6.输入以下合同地址,从NFTb存入你的NFT-0x836eb8202d4bc2ed14d1d2861e441c69228155cc

7.核实合同地址后,你会看到你的NFTs。选择你要存入的一个,然后点击[确认存入]。

8.你会看到MetaMask的一个弹出窗口。设置你的存款的气体费用,然后点击[确认]。

请注意:

如果您选择遵循BinanceNFT指南,您可以从BinanceNFT撤回您的NFT,重新在NFTb上市。

您在Binance用户资料上看到NFT可能会经历短暂的等待时间。

不同平台的版税标准会有所不同。具体参考BinanceNFT的版税标准。

在NFTb上列出出售或拍卖的NFT不能存入。

下一步是什么?

BinanceNFT和NFTb都致力于探索新方法,以提高NFT的流动性和可及性。敬请关注关于未来整合和合作的更多公告。

我们很高兴地与大家分享,BinanceNFT的提/存功能现在已经上线了!

缺乏流动性是BSC生态系统中NFT增长的重大障碍。NFTb团队一直与币安NFT密切合作,探索提高数字资产市场流动性的新方法。

该功能将允许用户在NFTb上提取和存入NFT,以存入BinanceNFT。通过能够在NFTb和BinanceNFT上轻松交易NFT,这种集成为NFT所有者提供了获得更高价值资产流动性的机会。

它是如何工作的

1.访问BinanceNFT并登录您的账户。点击【用户中心】-【导入NFT】。

2.你将被重新引导到[钱包连接]。选择BSC网络并点击[确认]。

3.选择你要连接的钱包。目前NFTb和BinanceNFT都只支持metamask。

4.你会看到MetaMask扩展的弹出窗口。选择您要连接到BinanceNFT的账户,然后点击[签名]。

5.一旦连接,您将被重定向到该页面。点击[存入NFT]。

6.输入以下合同地址,从NFTb存入你的NFT-0x836eb8202d4bc2ed14d1d2861e441c69228155cc

7.核实合同地址后,你会看到你的NFTs。选择你要存入的一个,然后点击[确认存入]。

8.你会看到MetaMask的一个弹出窗口。设置你的存款的气体费用,然后点击[确认]。

请注意:

如果您选择遵循BinanceNFT指南,您可以从BinanceNFT撤回您的NFT,重新在NFTb上市。

您在Binance用户资料上看到NFT可能会经历短暂的等待时间。

不同平台的版税标准会有所不同。具体参考BinanceNFT的版税标准。

在NFTb上列出出售或拍卖的NFT不能存入。

下一步是什么?

BinanceNFT和NFTb都致力于探索新方法,以提高NFT的流动性和可及性。敬请关注关于未来整合和合作的更多公告。